博客网 >

「屁」话连篇之七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屁」话连篇之七
林行止
 
是恶魔也能驱魔 发噪音祝福信徒


十九、

  放屁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对生理现象缺乏认识,先民因此对屁有种种疑神疑鬼的误解,古埃及人甚至供奉屁神(Bel-Phegor [Fart-god]),其形象有如长胡子的大腹贾,大概时人以为「大肚腩」是「气袋」吧;拜屁神的信众以粪便及屁祭神,前者不难想像,后者不能理解─莫非信徒在屁神日对着神像脱裤子放屁?爱斯基摩人也是相信屁有神力的民族,传说他们的神祇Torngarsuk(独臂巨人或大 熊)在行巫术时若放屁,便会作法自毙,当场丧生。这种视屁为破坏者(邪魔)的传统亦见诸中欧塞尔维亚人,他们是基督徒,坚信屁会伤害内脏,因此要在教堂祈祷借上帝之力驱魔,祈祷文的「格式」是:「以圣父、圣子及圣婴之名,阿门!恶魔(Matrun,专司放 屁),我召唤你,你为何要折磨这个主的仆人的身躯?又要如牛叫、鹿跃、狗吠?我命令你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不要再骚扰(填上祈告者名字)这位主的仆人的身躯。」据说早晚念一遍,臭屁便消于无形。

  十五世纪的宗教改革家、基督教路德会创立者马丁.路德(1483-1564)的拉丁文著作,亦有类似的祈祷文(据《一个屁》作者的考证,英译把这一段删掉),但路德相信响屁本身可以吓走魔鬼;他本人似乎是多屁之士,有次气愤地说他在法兰克福放个响屁,罗马教廷便知道;其意当然是指梵蒂冈派出大量密探,对他的「叛教」行动 了如指掌。

  屁即使不被视为魔鬼化身,亦是污秽之物,各地避之则「洁」的「偏方」,真是洋洋大观,羡欤盛哉。《一个屁》有〈民俗一览〉(an anthropological tour)一章,对此事如数家珍,笔者目不暇给之余,不知如何落笔,最后决定选择其二,以免本系列拖得太长。其一是大家现在常见的「青柠」,所以用作百搭的「配菜」,尤以东南亚食制为然,原来它有「去屁王」(conquers wind)之别称,当土著吃他们相信是「多屁之源」的蔬果特别是黄(青)瓜时,必于碟边配青柠作为抵销、中和「主菜」的造屁功能,这种习俗有否科学根据,笔者不得而知,惟世代相传,以至如今颇受香港食家欢迎的新马泰及缅甸菜系,不论荤素生熟,都以青柠为伴 !其二是中古时代法国小镇Montluc,镇例规定过小桥进入其境的妓女,须付过桥费四仙或放响屁一个,此风俗显示当年卖淫合法化,妓女领有营业执照(过桥时向守桥官差报备)且是热门行业,但歧视妓女之风甚盛,而所以「罚款或放响屁」选其一,则在于其时的 民间智慧认为放响屁可以惊走破坏桥樑的魔鬼—驱去桥魔的方法甚多,如在桥角四柱洒上人血以至祭婴孩等,迷信残酷,与古时候世界各地的风俗无异,但放响屁吓退桥魔,而且指明妓女才能为「代言人」,别出心裁,值得一记。此事看似荒诞不经,却见于雨果以十五世纪 为背景的小说《钟楼驼侠》,其第一章便有名为玛丽的妓女必须付四仙或放一个响屁(One explosion / Aut Unum bombum)才能过关的描写—雨果不是向壁虚造,只是把古已有之的事实小说化。

二十、

  据企鹅版《圣徒辞典》简单的介绍,圣奥古斯丁(354-430)是个充满传奇且「有趣」的人物,这使笔者对《一个屁》引述他写于四一一年的《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宗教界也许另有译名)中表述的意见,深信不疑。圣奥古斯丁认为,阿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是「生理令理性失控」,而「失控」之事,包括「从后面放出无味或臭味的乐音」。后人于是有人类先祖因放屁而被逐出伊甸园的穿凿附会之说!

  法国的「西方散文第一家」蒙田(M. de Montaigne, 1533-1592),其「随笔全集」第一卷上第二十一章〈论想像力〉(《一个屁》说是第二十章,误!),是「成年人必读」的好文章,比如他说「女人同男人睡觉时,应该把娇羞知短裙一起抛开;完事后,穿上衬裙,就恢复羞颜……」。真是对人性观察入微的「经典名言」; 本章稍后这段描述,说明圣奥古斯丁的确屁乐不浅,「为树立人类意愿的绝对权威」,圣奥古斯丁声称曾见过一个可以指挥放屁、想放多少就能放多少的屁王。圣奥古斯丁著作的注疏者维卫斯(J. L. Vives,1492-1540;西班牙人文学者,一五二三年被聘为英国玛丽公主的教习),用他那个时代的例子丰富了圣奥古斯丁的提法。他说:「有人按照诵诗的音调有节奏地放屁。这些例子也不能证明屁股的服从是绝对的。我认识一位很不安分、很难相处的人,四十年前,此人要他的师 傅不停地放屁,结果,害他师傅一命呜呼。」这位「按照诵诗的音调有节奏地放屁」的人,显然是「环宇第一屁星」普约尔的「至圣先师」……。记起蒙田谈屁,是闲读有功,亦是拜荧光笔之赐,当然还要加上记忆力未衰,才能找出这本「弃读」已久的书。蒙田译本为台湾 商务出版社出版,译者潘丽珍、王论跃及丁步洲,译笔流畅可读,非时下的「电脑译文」可比!

  著名超现实主义画家达里(Salvador Dali, 1904-1989)一九六五年出版的自传《一个天才的日记》,转引那本笔者未见的《放屁的艺术》中一位名士与魔鬼交易的故事,俱见古时候屁是欧洲人的「热门话题」。故事说名士无法摆脱魔鬼要买其灵魂的纠缠,终于有条件投降。条件有三。第一要有金有银,魔鬼马上奉上 ;第二要有隐身术,魔鬼立刻OK;第三他放了连串响如枪声的响屁(he let fly with a double-barreled fart which went off like a volley of muskets),要魔鬼用线把它们串起来,魔鬼搞了半天,弄得满头大汗,仍无法成事,狼狈逃回地府……。这位名士终于逃过魔鬼的魔掌。此故事与《浮士德》是否有关,便非笔者兴趣所在了。

  宗教界名人圣奥古斯丁和马丁路德都有屁文传世,《圣经》有屁的描述,便不值得大惊小怪。《旧约》的〈民数记〉、〈以赛亚书〉、〈耶利米书〉;《新约》的〈约翰福音〉等,都对屁有迂回曲折的描写,中译(据香港圣公会版)则非常隐晦,颇有隐屁扬「圣」之意 ,若非对照原文,真的不知所云,如〈以赛亚书〉第六十三节第十五段英文写得颇为露骨:「...The sounding of thy bowels and of thy mercies toward me? art thy restrained?」中译竟然是:「你爱慕的心肠和怜悯向我们止住了。」不通之外,把bowels译为「心肠」,从「形而下」变成「形而上」,太莫名其妙了。这句话的原义也许是:「……上帝肠子里发出的噪音等同对信徒的祝福……。」「肠子里的噪音」, 是响屁的委婉(文雅)说法。

  古往今来的骚人墨客写屁的不知凡几,小说家尤优为之,但以幽默笔触煞有介事地讨论食物与屁的关系,则似乎只有美国开国元勳之一、「时间便是金钱」(Time is Money)一词的铸造者富兰克林(B. Franklin, 1706-1790)。他出任美国驻法国大使时(1776-1785),适逢比利时的「布鲁塞尔皇家科学院」一七八三年年度征文,一改过去主题多与物理学和力学(natural philosophy)有关,今回的命题要「实际有用」,多才多艺的富兰克林遂以〈致科学院博学的诸位先生〉的信札方式,大谈如何令「我们放出的屁不带狊味而会像香水般芬芳」。富兰克林不愧万事通,他建议不吃不新鲜的肉类、吃肉时不吃洋葱,屁量自然减少; 而素食者(他本人便是素食者)的屁「非常洁净,连嗅觉敏感的人亦不会觉察」。他又说在粪池洒石灰可辟臭去虫,那么,大嚼后饮一杯石灰水,岂不可以减屁或起码可以去臭?「皇家科学院」有否接受他的建议,他这封信是否得奖,均非作者所知亦没有查找的兴趣。

<< 天鹅之死——泰丽·夏沃一案提出的... / 「屁」话连篇之六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iambo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