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屁」话连篇之五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屁」话连篇之五

林行止 

东洋丝竹屁声里 一触即发竟断肠


十三、

  二战期间,大概是受澎湃的爱国情绪驱使,美国广播公司(RCA)的附属公司「蓝鸟」灌录了一张唱片《纳粹头子的脸》,曾登上流行榜凡十六周之久,这首歌仿《耶路撒冷的爸爸》,以放屁入歌词:「大家齐放屁,放屁!都喷到希特拉脸上!」(we'll fart, fart ! right in der Fuehrer's face)。据说这张唱片大大振奋民心(great morale booster),是打败德国的其中一个原因云云。

  另一张同样脍炙人口的放屁唱片是《噼啪比赛》(The Crepitation Contest),「噼啪」英文的原义是形容响屁,这张「低级趣味」的七十八转唱片,可能是在RCA及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秘密录制」,「出处不明」,没有人争认版权,料与放屁在当年仍是「说不得」丑事之故。无论如何,此唱片曾是军人电台最受欢迎点「唱」音 乐,其后经当年名嘴巴列德.韩森(Barret Hanson)推广(他的节目同时在全美百余个电台播出),听众大乐。《噼啪比赛》的「歌词」全文见《尴尬的气味》(英文版页九十九至一○七,中文版一二九至一三七)……。

  顾名思义,《噼啪比赛》是若干「屁王」在米高风前「斗屁」,大家互发奇响,斗个不亦乐乎。不过,斗屁之风美国并非原产地,这玩意似乎始于日本。十五世纪出版的《福井画卷》(Scroll of Fukutomi),图文并茂纪录了一名可以自我控制屁声强弱长短抑扬顿挫并且可以闻屁声而起舞(即以屁声为配乐)的秀竹(Hidetake)老人如何击退挑战其屁王地位者的故事。秀竹凭屁的绝技在街头卖艺,更不时「到会」,颇赚了一点钱,亦收了一些徒弟 ,出入前呼后拥,俨然地方仕绅;其邻居福井看在眼里,又妒又恨,以为放屁谁人不会,要和秀竹公开比赛,事前吃了独门偏方「催屁药」牵牛花籽,哪知比赛时「失灵」,放的是便溺而非气体。不必多说,这场比赛当然是秀竹大获全胜。

十四、

  日本人的屁功不俗,但在论屁方面,却被法国人早着先鞭。据《另一个 「F」字》转述署名「皇家乐队喇叭手」所写的《放屁的艺术》(The Art of the Fart,一七五一年出版),其中一章「纪录」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场放屁比赛的情况,话说在连串淘汰赛后进入最后决赛的「屁气王子」(Prince Airfart)与阿玛逊女王各率一支劲旅比赛,结果后者的屁队放了一个高雅流畅且夹杂丝竹细乐的响屁而抡元。这本书还有一个令人拍案惊奇的「故事」,稍后记之。

  一七七七年,日本民俗学者平贺源内(Hiraga Gennai)的《啊!放屁》(Oh Farting)出版,本书主角为「日本立国二千四百二十六年来未之有的天才屁王」雾吹花降男(Kirirfuri-hanasaki-Otoko,这显然是艺名),书中详细描写他在游乐场(misemona,「见世物」)的表演,包括以屁声模仿开幕式的急鼓声、狗吠、鸡啼、放爆竹、鼓乐「二重奏」等,令日本人大乐亦充满民族自豪感;一七七四年雾吹花降男在江户(今东京)的两国桥表演,途 为之塞……。平贺源内于三年后出版的那本书上说:「这位日本独一无二的屁王,把中国、高丽、印度以至荷兰等国比下去了!」经小女的提点,笔者在www.fiberbit net/user/mn 4812/misemono.htm上,「看」到一篇题为〈见世物小屋の世界〉的长文,内有〈曲屁男〉一节,详细介绍「放屁艺人」(曲屁男)如何「修炼」和表演花式。可惜这是笔者视之为希腊文的日文,询之日本友人,他边读边哈哈大笑,但笑而不肯译!笔者问是否内容「 有失国格」,他有点尴尬但笑得更厉害!

  日本的屁学,至今方兴未艾,梁昶先生去年四月八日在本报「上海通讯」栏的〈读屁〉一文,写的主要是东京大学光冈知足教授的《肠内革命》一书中所记「说起屁来妙趣横生匪夷所思」的「趣事」。梁氏引述书中一个「匪夷所思」的事例是,知足教授有次替病人做肠 脏手术时,「因为电手术刀发出的电火花引爆屁中的氢气,竟炸掉了一段肠子!」

十五、

  并不是所有动物都会放屁,鱼肠虽长但鱼类无屁—不然鱼缸便毌须「打气」—隔行如隔山,其生物学解释笔者愈读愈胡涂,不写了;其他陆上动物,放屁之多,较人类犹有过之,而且多屁的程度已达成灾的地步。一九九○年十一月五日新闻周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报道国会通过一项农业部申请的拨款案,提供一千九百万美元,作为研究如何减低牲畜排放甲烷(沼气)即少放屁。至于「后事」如何,笔者无法追查,料成效不彰,因为牲畜放屁是否造成温室效应的重大成因,至今仍有学者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提出研究论文。

  据《另一个「F」字》一书引述的统计,澳洲二千四百万只牛和一亿五千万只羊,每年排放的甲烷超过二百万吨,这使澳洲成为世界第五大制造温室效应的国家。在环保团体的压力下,澳洲政府于本世纪初有意征收「动物屁税」(taxing animal flatulence),目的在令今年(○五年)的「污气排放量」减百分之二十;澳洲畜牧场主全力反对,不在话下,以「畜牧立国」的政府不得不把之束诸高阁,此税遂胎死腹中。澳洲政府动物卫生部门其后与大英联邦科学及工业研究组织(CSIRO)合作,研究 一种灭甲烷的无毒性化合物,混入畜牲饲料中以达减屁目的,可惜进展不大。

  在众多「动物放屁污染大气说」中,以印第安那大学地球化学教授巴拉素(S. Brassell)九十年代在美国地理学会年会中提出的假设最骇人听闻。他认为恐龙的「突然绝种」,是牠们放太多屁,热气直冲云霄,令距今七千五百万至八千万年的史前时期,出现比现在严重百倍的「温室效应」,结果恐龙「害龙反害己」,高升的气温把牠们都给 热死了。宾州大学的巴隆(E. Barron)教授推翻巴拉素的论断,他认同恐龙体积大、终日吃植物吃个不停屁量亦大的说法;但对于巴拉素的「大胆假设」,他「小心求证」后,指出没有证据显示当时有足够恐龙,因此,认为当年牠们的屁量不足以「灭族」(farted themselves into extinction)!

  恐龙庞然巨物,屁量惊人,不难想像,但英国自然环境研究所估计全球白蚁排放的甲烷,年达八千八百万吨,占世界甲烷排放总量五分之一,这才算是真正匪夷所思。

  恐龙大放其屁令气温骤升的说法,与《尴尬的气味》一书的说法完全不同,该书认为「恐龙放屁改善了地球的环境,提高了地球的温度。这些恐龙屁大大增加了空气中甲烷和硫化氢的含量,功德传世,今天的人类在享用牠们的遗泽。」这即是说,若非恐龙大放其屁,人 类现在恐怕还生活在冰河期。不过,此说颇值得商榷。首先是,易燃的甲烷只占人屁成分约百分之七,动物的屁是否以甲烷为主?若非如此,屁之为害便不会这么严重吧;其次是,恐龙已在数千万年前绝种,没有恐龙屁「保温」,也许是形成一百多万年前冰河时期的成因之 一,但何以这些年来气候不寒反暖?答案应该是汽车,现在汽车数量太多,也许快到产生「恐龙屁效应」的境界了!

<< 「屁」话连篇之六 / 「屁」话连篇之四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iambo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