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屁」话连篇之四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屁」话连篇之四

林行止

文绉绉屁诗屁史 蒙屁羞人在天涯
 

十、

  西洋人公开谈屁,似乎比我国早几百年。古希腊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公元前448-388)的名剧《云》,便以讽刺口吻指大哲苏格拉底向徒众说行雷是「云放屁」(crepitation of the clouds;《一个屁—屁的研究》录下这出短剧英译全文)。罗马皇帝克劳狄(Claudius,元前10年至公元45年,公元41-45年在位)虽不是什么贤君,在位时吞併英国等国,大大扩张罗马帝国版图,但这位「雄才大略」的君王,竟曾试图为放屁的合法地位立法。「西医」鼻祖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元前460-377?)在元前420年便说「放无声屁当然最佳,但放响屁亦胜于『留中不发』」。惟此说法无改当时的人认为放屁不雅不洁有碍公共卫生且是无礼貌的失态,这种社会风气曾引起一位「社会名流」在公共场所憋气不放,导致血中毒致死的悲剧!克劳狄因而有意立法, 允许参加国宴或其他公开场合的人放屁,可惜此议未交议院审决,他便暴毙(传说吃下他第三任妻子〔当年尚未称皇后〕下毒的食物而死)。此后好像再没有国君或议会试图为「放屁合法性」立法,或有这种试图甚至立法而笔者所未见。

  笔者所知的是,直至二十世纪,放屁才引起代议士注意,以放屁污染空气,令人掩鼻侧目,属厌恶性行为,但并无法例可把屁者入罪,立法者引为憾。八十年代初期有阿拉斯加第一大港安哥雷奇(Anchorage)有市议员提出「私人条例草案」,冀立法禁止在公 众场所「放形形色色的『臭气』」(flatulence, crepitation, gaseous emissions and miasmic effluene),犯者「每屁罚美金百元」。「私人条例草案」很少成为法例,港外皆然,此草案亦不例外,不然多屁之士有难了。不过,即使有此法例,警方如何把放屁者捉拿归案?也真够吊诡,因为不仅很难简直无法「科学鑑证」谁是屁主,响屁也许还有「受害者 」愿意做没有证据的证人,无声无屁便只有你眼瞪我眼,无人肯认了;退一步看,警方根本不可能「人赃并获」,没有「证物」,如何起诉,遑论要把疑犯捉将官里。此案胎死腹中,令执法者松了口气。

十一、

  西洋文学作者中谈及屁的,不胜枚举,几乎笔者所见的「屁书」都特意辟专章记之。有关这些书的内容,笔者在上面提及的〈西洋屁话〉一文,已约略记之,这里不再复述;新见一些颇堪一记的「趣事」,将于本系列稍后写之。应该指出的是,英国诗圣乔叟(G. Chaucer, 1340-1400)的传世巨构《坎德伯雷故事集》,对屁及其「功能」有很生动传神的描述(有关章节的「白话」英文版亦见《一个屁》)、以写儿童文学顶峰之作《小人国历险记》(Gulliver's Travels)闻名的英国小家史威夫德(J. Swift, 1667-1745),在一首写于一六九九年的诗《难题》,对这种「蕴藏的气味」有「生动的描述」,而且再接再厉,一七一二年发表的讽刺小品〈神奇奇中奇〉(Wonderful Wonder of Wonders),亦对放屁作绘声绘影的形容。正义凛然可说开西方公共知识分子批评时政风气的著名法国「自然主义」小说家左拉(1840-1902),一八八九年出版的《大地》(《The Earth》有「屁王」名 Jesus-Christ〔非基督徒〕),有不少篇幅大开放屁的玩笑。最特别的是一八五五年,英国有首作者未详的「民谣」《耶路撒冷的爸爸》(Baba of Jerusalem),以放屁入词,也许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它成为英国城乡热门「酒吧流行曲」的原因。

十二、

  《天方夜谭》中有个「一屁难忘」的故事,发生于「一千零一夜」中的第四百一十夜(见李察.波顿爵士〔Sir Richard Burton〕全译本〔十六卷〕第五卷;Dover Publication, 1964),题目是〈有关阿布.赫辛的屁〉(How Abu Hasan Brake Wind)。这个只有二页的短篇,说新郎(主角)在宾客盈庭的宴会上放了一个响屁,「众人瞩目」,令他羞不自胜,无地自容,连新娘子亦不敢见,连夜策马出走,几经波折,最后抵达印度,因缘际会,成为土皇的侍卫并很快晋升为侍卫长;十年后,乡愁令他辞官回国 ,历尽艰险后终于抵达家门;赫辛对当年那个令贺客退避三舍的响屁兹兹在念,遂乔装成传教士,暗中打探乡人对他的评价。在第七天晚上,他于一间茅舍外歇脚,听到其内一双母女的对话—女儿:「妈妈,请告我生于何日,因为我的友人要为我算命。」母亲:「你的生 日不难记得,因为那个晚上,阿布.赫辛放了一个轰动全城的屁!」赫辛听后,知道乡人对那个响屁念念不忘,十分沮丧,无颜见家中老小,再度流放印度。「过隐士的生活,郁郁以终。」

  这个故事,令笔者记起旧作〈西洋屁话〉所引述一段「一屁难忘」的「逸阅」。著名编辑(六十—七十年代伦敦《新政治家》周刊总编辑)、作家(代表作有《基督教的历史》、《现代世界史》、《犹太史》和《知识分子》)保罗.庄逊(Paul Johnson)编汇的《政治逸闻》(The Oxford Book of Political Anecdotes),在第十一页十八段有个转引自约翰.柯布莱的《短促的生命》(J. Aubrey: Brief Lives)一书所载的「历史事件」:「牛津子爵觐见伊利沙伯女皇,当他俯身行礼时,突然放了一个响屁。牛津子爵羞赧交集,匆忙辞出,无颜见京中父老,出国旅游凡七年之久;回伦敦后获女皇召见,女皇欢迎他回国,并说:「阁下,我早已忘掉你那个响屁!」伊利 沙伯女皇显然并未忘记,只是女皇已原谅他,不认旧屁罢了。顺便一提,在上述各「屁书」中,都没有引述这个「名屁」的故事。 

<< 「屁」话连篇之五 / 「屁」话连篇之二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iambo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