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屁」话连篇之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屁」话连篇之二

食物「益气」有根据 华洋说屁话参差
林行止


四、

  不管是响屁或是闷雷,全是由不同气体形成,拉伯坚博士和施威民医师所著的《一个屁—屁的研究》,便以气体为名(E. S. Rabkin和E. M. Silverman : It's a gas-A study of flatulence, Xenos Books, 1991)。屁气的化学成分包括氮(约百分之五十九)、氢(约百分之二十一)、二氧化碳(约百分之九)、甲烷(约百分之七)及氧(约百分之四);屁许多时无色无臭,有时则臭不可挡,所以如此,主要是渗进了硫磺,硫磺的产生一半来自食物、一半源自胆汁及肠胃 的黏液。硫磺混和氢产生的硫化氢,据利维德实验室负责闻屁的研究员指出,其味最臭。在上述那些无臭气体中,甲烷(造成蓝色火焰的要素)易燃,而氢不仅是响屁之源,亦是屁气上升而非下沉的动力。

  美国人有不少「强项」,放屁可能是其一,这也许和他们的饮食习惯—主食及零食(如香口胶)多含「气体」有关。美国人喜欢吃土豆(马铃薯,广东人俗称薯仔)和各种豆类,多吃之后不免奏鸣大作。据多年前《纽约时报》引述农业部的资料,大概由于豆类因培植得 法产量大增,农民为推广产品,大力推介多种豆的食制,加上价格相宜,遂令美国人平均每年在豆类上的消费激增—一九八九年五磅半、九一年已增至七磅半。此外,我们平素看荷里活电影,知道牛仔和寻常百姓多喜罐头大豆配合土豆加上「午午餐肉」,这种吃的习惯,自 然也是多屁。毛泽东主席对此当有切身体会,在一首写于一九六五年秋的「念奴娇」《鸟儿问答》中便有:「……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何以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都不提屁,皆因屁被视为不洁气体,因而放屁是不礼貌无教养的「失态」,人们遂矢口不提。加拿大二名律师施尔沙昆仲所写的《另一个「F」字》(B.Seltzer & E. Seltzer : 《The other 「F」word》Prism Publishing, 1999),指尼克逊总统因「水门事件」辞职由副总统福特扶正,民主党前总统詹逊讥讽福特是蠢才,用的话是「这个蠢材(福特)不能同时放屁和嚼香口胶」(so dumb that he can't even fart and chew gum at the same time ),意谓他做两件事便顾此失彼、手忙脚乱,用词刻薄但非常传神;唯这句话公开出来传媒便知所避忌、非常自律,改为「他不能同时走路并嚼香口胶」。看来七十年代初期,「放屁」就像另一个「F」一样,仍是公共传媒避免用上的字眼。

  在其他媒介领域上,屁和放屁都是古已有之,不过,我国在这方面似乎不算「先进」。据台湾南方朔先生在○一年五月号七四一期《新新闻》题为〈放屁放屁,你放的是那一种屁?〉一文的说法,隋代(公元581-618)侯白所著《启颜录》虽已「失传」,惟其记载的许多「隽事轶闻」中一则「屁话」,被收在宋朝(公元960-1279)李昉等编著的《太平广记》。据说隋代初期,南朝的陈国派使者来访,为了摸清使者的能耐,隋朝皇帝派大臣侯白扮成仆人服侍,以了解使者的学识、才干和人品。在下人面前,使者态度轻狂,「乃傍卧放气与之言」,即躺在床上,上面说话下面「放气」……。 被视为没教养没礼貌,使者因此不受重视,无人闻问,匆匆回国。

五、

  我国古称放屁为「气下洩」或「放气」,白话文则为「排气」,此名现在已不流行,但上海人民出版社仍用「排气」弃放屁,去年出版的《尴尬的气味─人类排气的文化史》,译自「名著」《Who cut the Cheese?─A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Fart》(Ten Speed Press, 1999)。切芝士传来阵臭,可是气味与口感是两回事,这即是说,其味虽臭但嗜者则视为「无以尚之」的美食,这与臭豆腐和榴梿的「境遇」不相伯仲,英语世界遂以之形容如渗进硫磺成分的屁气;惟此书名明明是《屁的文化史》,译者(或出版社)改为「排气史」, 雅是雅了,可是不伦不类。

  正襟危坐的古人认为屁与屁股通,不能登大雅之堂,遂创出不少笔者不知其音的异体字如、、和,除了后者米费切音屁之外,其余数字,若非参照上文下理,简直不知所云;至于屁何时成为流行字,有说「自宋以降」,是否如此,有待专家考证。

  对于屁和放屁,我国历来「文献」─多为笔记、小说─记之甚频,唯多假借它来讽刺时弊或寻人开心、开人玩笑,与西洋人煞有介事从生物学角度作深入的剖析,大异其趣。放屁人所不欲,因此一些胡言乱语特别是政客的信口胡诌,便被指为放屁甚且放狗屁,这与英文 语系的bull shit(废话),庶几近之。但政客的屁话在民智未开或反智成癖的社会,受众循例鼓掌以至起立欢呼,这令笔者想起清朝石成金编汇的《笑得好二集》里一则笑话。话说閰王升殿,忽然放了一个响屁,正在等候差遣的一名秀才立献〈屁颂〉,大拍放响屁者的马屁:「伏 维大王,高耸尊臀,洪宣宝屁,依稀丝竹之音,彷彿兰麝之气,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至!」这是形容拍马屁文化的顶峰之作,在二十一世纪包括香港在内仍有现实意义。

六、

  外国人对中国屁话,了解肤浅,以至连屁的发音亦一而再地弄错。《尴尬的气味》说屁的广东话是fong(英文版页十七、中译本〔页二十七〕未把它改正),非常明显,这是「放」而非屁。令笔者不胜骇异的是,一九九一年初版的《一个屁─屁的研究》一书,有关 屁的发音,指广东话的名词为fong,动词为fong p'ayee;九九年出版的《另一个「F」字》,照录如仪(页十五),此名词当然有误,动词回译,应为「放屁矣」,错得还可原谅。其实广东话应为fong-pei,普通话则为fang-pi,可见这些西洋学者都是半桶水;而举一反三,这二本书不厌其烦地缕列「世界屁话」—各国以及地方土语屁的发音—其精确性便因而存疑。至于其所以仅录且录错屁的广东话,料在九十年代前后内地说普通话者赴外留学或移民尚未成潮流,作者请教的应为老广或香港 人,加上这些作者缺乏严谨治学态度且所问非人,遂留「放」去「屁」,闹出笑话。


<< 「屁」话连篇之二 / 林行止:「屁」话连篇之一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iambo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