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消失的国度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消失的国度
佚名

5000年的世界历史,无数湮没的国度被封存在历史长河的卷册之中,本系列中笔者打算介绍那些已成为历史记忆的一部分的国家。 这些国家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国家改名了,虽然国家仍在,但那些曾经在历史中闪光过的名字比如暹罗 、波斯,却已成为了历史名词。第二类是那些瓦解的国家,比如著名的苏联、奥匈帝国等等。最后一类是真正消失的国度,比如中世纪在欧亚曾经强盛一时的可萨帝国、伏尔加保加尔汗国,勃艮第王(公)国,洛林王(公)国等。本系列把重点放在最后一类真正消失的国度 上。 不过,我们的系列却要从改名的暹罗开始。

一,从暹罗谈起。

明天就是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光辉节日。本系列就从一段抗战往事谈起,这段往事和暹罗国名的更迭有关。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19世纪席卷全欧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意识蔓延到了亚洲。三十年代的暹罗 王国,其国家经济命脉大部分掌握在占暹罗 人口10%的华人手里,随着泰人民族主义情绪的激发,暹罗华人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危险。1931年9月,在日本军国主义政府的支持下, 日关东军悍然夺取我东北。消息传到暹罗,暹罗的军人受到极大的鼓舞,他们意识到,当地的华人已经不可能获得其母国的保护了。1932年6月24日,以皮蓬将军为首的陆军乘国王拉玛七世离开曼谷外出避暑之际,发动不流血政变,迫使国王放弃绝对君权,颁布宪法 ,改政体为君主立宪政体。1934年,拉玛七世出国就医,并在次年在欧洲宣布退位,皮蓬宣布在瑞士读书的拉玛八世即位,但拉玛八世在此后1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未回国,暹罗的君主立宪制名存实亡,暹罗军人建立起了军人政权。

军人夺取政权后,立刻激进地推行所谓的“国家主义”政策,他们将大量土地和工厂收归国有,推行全民教育,并开始大力扩张军备,暹罗经济在快速发展的同时,军费预算也迅速增加到了国家预算的30%。1938年,皮蓬当选泰国总理,皮蓬是墨索里尼的狂热信徒, 于是暹罗政权迅速转为了法西斯军事独裁政权。

1939年初,皮蓬逮捕了大批反对派人士,处决了其中的数十人,这是暹罗王国1个多世纪来首次处死政治犯。随后皮蓬即将矛头对准了暹罗华人,当地所有华人报纸和学校被关闭,华人企业被没收或被强征高出数倍的商业税。数以10万计的华人失去了财产和家园,并 遭到驱逐。数月之后,皮蓬将国名暹罗(Siam)改为泰国(Thailand 或Prathet Thai,)。这是个国家民族主义情绪极强的国名,它暗指泰国是所有泰语族民族的统一体,这里包括了泰人、老挝人和掸人,但却将占该国人口10%强的华人排除了出去。皮蓬政权更是高喊出了口号:“泰国是泰人的泰国“(Thailand for Thai)。

1940年,法国沦陷,皮蓬政权为了报复法国在1893年和1904年对泰国的入侵,发动了对法属印度支那的战争,至1941年,泰军在陆空两线占据优势,但其海军被法军歼灭,日本此时充当了调停人的角色,他迫使法属印度支那退出战争,泰国则夺取了法属老 挝和柬埔寨的多处土地。此后泰国坚决地投进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怀抱。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爆发,日本政府和泰国皮蓬政府迅速结成正式同盟,由于当时的中缅和中越边境依然在中国军队的顽强保卫之下,日军无法从此处进入东南亚。于是日本大军借道泰国,轻而易举地占领了缅甸和马来半岛。作为回报,日军同意泰国入侵缅 甸北部的掸邦,1942年初,泰国正式吞并了掸邦。1942年1月,皮蓬政府甚至正式向英美宣战,但好笑的是当时泰国驻美大使脑子还算清醒,居然抗命未将宣战书递交美国政府,泰国侥幸逃脱了美国的报复。

1944年,日本的失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泰国开始遭受英军航空兵猛烈而持续的轰炸,皮蓬政府很快倒台,新政府一边从占领的英属和法属土地上迅速撤军,但同时又继续保持和日本的友好同盟关系。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英国白厅政府要求将泰国作为战败国对待,但美国为了在印度支那牵制英法的 势力,拒绝了英法的要求,泰国侥幸地逃脱了战败的命运,甚至连道歉也不需要了。

战后,泰国新政府为了表示和皮蓬的国家主义制度决裂,将国名再次改回了暹罗,作为战胜国子民的华人再次受到了善待。然而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1946年,国王拉玛八世被刺,亲中的普里迪总理被指控和谋杀有牵连,不得不于1947年11月宣布辞职,并流亡中 国北京。随着冷战的加剧,得到美国支持的皮蓬军人势力再次上台,这个在二战中具有重大战犯嫌疑的军人,再次主宰了泰国政权。1949年,皮蓬将暹罗再次改名为泰国。“暹罗”这个无数中华子民曾经用血汗开拓过的国度,从此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

20世纪亚洲各国在民族主义意识下改名的国家很多。1972年,锡兰(Ceylon)军人政变上台后,将国名改为僧伽罗文古名的斯里兰卡(Sri Lanka)。 1988年9月, 缅甸军人推翻尼温将军的社会主义政权,次年将国名Burma 改为缅语的Myanmar.

波斯则是另外一种情况。波斯的英文名Persia来源于古希腊人对他的称呼Persis, 此后西方人就一直称呼其为波斯。然而在波斯国内,阿契门尼德王朝时,他们称自己的国家为Parsa,但从萨珊王朝之后,波斯人一直称呼自己的国家为Iran,即伊朗。1935年3月21日,伊朗巴列维王朝国王拉扎正式要求国际社会改称其国家的传统名称Ir an , 得到了所有国家的响应。于是一个远比“波斯”响亮的国名“伊朗”走上了国际舞台。

这里联想到中国国名的一个问题,China 这个英文国名事实上是非常奇怪的, 他和“中国”没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是关系不明,无论China 的含义是秦、契丹、支那还是瓷器,其中国的含义都是片面甚至是负面的。尤其是“Chi-”这个词缀在英语中的含义偏贬义,比如chichi, chicken等等。 笔者在外求学时,往往很自豪地想告诉别人“我是中国人”,可惜我提“Zhong Guo”或“Chonggo”居然没人听得懂,非要带点屈辱地发出这个和中文国名发音毫无关系的“chi-”音才能让人恍然大悟,很是不爽。上世纪80年代初,全国人大发布法令,宣布中国所有地名的英文译名均采用汉语拼音,于是那个语义含贬的“ Peking”从此被抛弃,而响亮的“Beijing”则很快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完全接受, 但那个法令为什么唯独把国名排除了出去呢? 西方人称台湾为“福摩沙”令人如此刺耳,我们接受“契尔那”为什么那么自然呢? 大大方方地把“China”更名为“Zhong Guo”难道不是堂堂正正的事情吗?

二,撕裂的土地

东欧的波兰人和立陶宛人是属于不同种族的民族 ,波兰人属于印欧斯拉夫人,而立陶宛属于印欧波罗的海人,但中世纪以后,由于两国人民相继皈依了罗马天主教,同宗情谊的纽带,使这两个国家之间始终存在着亲如一家的友好感情。1386年,波兰王国和立陶宛大公国首次结成了邦联性质的共同体。1569年7月 1日,两国在卢布林缔结联邦条约,正式成立了联邦制的波兰—立陶宛联邦(联合王国),这个新诞生的国家包括了今天的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乌克兰、白俄罗斯的全境以及俄罗斯的一部分,成为欧洲当时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国家。卢布林条约在欧洲首次确 立了不同民族的人民在同一个经济和政治实体下,享有充分自主和自由的国家模式,被现代历史学家认为是现代欧洲一体化的先驱,并认为《卢布林条约》就是《马斯赫里赫特条约》的前身,更有历史学者将波兰—立陶宛联邦认定就是今日欧盟的雏形。

卢布林条约将波兰和立陶宛带入了黄金时期,这段时期被波兰历史学家称为“ Golden Liberty” (自由的黄金时代)。 在中世纪末期的波兰立陶宛联邦,诞生了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自由民主制度:波立联邦诞生了欧洲第一个自由选举制度,不同于普选的是,它是由所有拥有贵族头衔的人进行选举的自由选举制度。1573年,波立联邦通过自由选举,选举法国国王亨利三世成为波兰立 陶宛王国国王。但同时又迫使亨利国王颁布了《亨利宪章》,该宪章规定了国王必须每两年召开一次为期6周的议会,国王不经议会同意不得增税,国王不经议会同意不得解除官员的职务,国王不经议会同意不得调动军队和宣战停战等。这一宪章确立了君主立宪体制的基本 原则,比英国光荣革命后确立的君主立宪制早了100多年。同时,波立联邦还开放了党禁,允许反对派贵族成立反政府组织并自由地参与国家政治活动,一旦国王违反了宪制,反对派组织被明确赋予了拒绝国王命令和起来反对他的权利。这在中世纪的欧洲具有划时代的意 义,堪称是欧洲政治民主制度的里程碑。

在波兰立陶宛合并前后,该国进入了两大民族史上的全盛时期。15世纪波兰和立陶宛彻底击败了200多年的夙敌条顿骑士团,迫使条顿骑士国家瓦解,夺取了波罗的海南岸的波美拉尼亚、西普鲁士和南普鲁士的大片领土,迫使东普鲁士的普鲁士公国归顺,并将东普鲁士 的日耳曼人和日耳曼人本土之间的陆上通道完全隔断。16世纪末的立窝尼亚战争(1578-1582)中,斯蒂芬国王击败沙俄伊凡雷帝,收复了被沙俄占领的立窝尼亚,使沙俄夺取出海口的梦想遭受严重挫折。1598年,西吉斯蒙德即位后,波立联邦的势力一度空前强大,波立联邦一度迫使瑞典加入了他们的联邦,将波罗的海变为波立联邦的内湖。

随着波兰的崛起,波兰和哈布斯堡王朝、奥斯曼帝国以及沙皇俄国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30年战争期间,波立联邦和沙俄(1632-1634)、波立联邦和奥斯曼帝国(1633-1634)之间先后爆发战争,两次战争波方均获胜,波兰将势力推进到了斯摩棱斯克以东,并断绝了奥斯曼人向中欧扩张的野心,波立联邦到达了他历史上的极盛点。三十年战争末期,沙俄入侵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波兰战败,这成了波兰衰落的先兆。1660年,波立联 邦被新崛起的瑞典击败,瑞典夺取了立窝尼亚和里加城,几乎同时,波兰国王的封臣普鲁士公爵宣布独立。1667年, 波兰和沙俄停战,俄罗斯夺取了第聂伯河以东的乌克兰东部的东正教地区(乌克兰西部居民被波立联邦改宗为东仪天主教徒),波立联邦的国界大幅后退。1686年,沙俄更是通过所谓《永久和平条约》,夺取了第聂伯河左岸的西乌克兰地区。仅仅50年间,波立联邦由 一个欧洲一流强国沦为了中欧一头任人宰割的肥羊。

18世纪后, 随着沙俄、普鲁士、瑞典、奥地利和法国的工业化革命的起步,波兰更是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波兰立陶宛联邦成为各大国随意操纵的国家,并沦为了沙俄的保护国,最后在1764-1795年间,普奥俄三度瓜分了波兰立陶宛,肢解了这个国家。1795年10月,俄普奥三国最后一次瓜分了这个国家, 波兰立陶宛联邦被从地图上抹去,并再也无法恢复过来。 直至123年后 , 波兰和立陶宛才再次复国,各自成立了国家, 但作为一个拥有共同宗教感情和自由理想的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却永远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中。

[ 补记:历史上这些被肢解的国家很多,近的如妇孺皆知的苏联、南斯拉夫和捷克斯洛伐克。稍远一点有在1961年分裂为埃及和叙利亚的阿联。在1918年肢解的奥匈帝国,1863年分裂的大哥伦比亚(分裂成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新格拉纳达三国,新格拉纳达即哥 伦比亚,1903年,哥伦比亚进一步分裂成现在的哥伦比亚和巴拿马。),1830年分裂为比利时和荷兰的尼德兰联合王国等等。
三, 里海雄鹰

中世纪的拜占庭强敌环伺,从6世纪到11世纪的500年间,拜占庭曾与无数的外族为敌,但在此期间,西西伯利亚大草原上一支信仰犹太教的半游牧民族在创造了他们灿烂文明的同时,却忠心耿耿地作为拜占庭最可靠的盟友,多次出现在拜占庭历史的关键时刻,帮助拜 占庭帝国转危为安。 它就是中世纪早年在里海、伏尔加河流域、顿河平原曾经强盛一时的可萨帝国。 然而可萨帝国最终却悲剧性地亡于他们数个世纪以来最亲密的盟友拜占庭帝国之手,在中世纪的欧亚草原留下了一曲令人扼腕的悲歌。

可萨人(也称作卡赞人)出现在欧洲历史中比较可信的时间大约是在公元6世纪左右,有关他们的来源众说纷纭,信仰犹太教的可萨人自己称自己是犹太人的后裔,并以诺亚的第三个儿子雅弗为自己的始祖。部分历史学家也认为他们和以色列王国亡国后被驱逐的犹太人有一 些可能的联系。但现代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他们属于从东方迁徙来的突厥人(西突厥人直系后代),俄罗斯的部分学者则认为他们是北高加索的本土人种,牛津大学著名的伊斯兰和欧亚历史学家邓洛普则认为可萨人和中国历史中的回纥人有关系,还有人则认为他们是欧洲匈人 的后裔,所有这些理论都有一定的道理。总而言之可萨人显然不是一个血统纯正的种族,他们的种族很有可能混集了上述西西伯利亚和东欧平原的多支民族。

可萨人兴起的历史和突厥帝国密切相关,公元七世纪中叶,唐朝连续击溃西突厥可汗阿史那贺鲁,强盛的西突厥国家就此瓦解。除了归顺了唐朝的西突厥部落(比如咄陆部、弩失毕部),其余西突厥部落分崩离析,留在乌拉尔以西的西突厥部落中最主要的两支分别为由都洛 部率领的保加尔人以及突厥王族阿史那部率领的可萨人。至670年,可萨人击溃了保加尔人联盟,成为这一区域突厥人的支配部族。而保加尔人被击散后,则被隔绝在了伏尔加流域、黑海和多瑙河三块孤立地点,或臣服于可萨人或继续迁徙。

可萨人第一次出现在欧洲的重大历史事件中,大概是626年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向可萨可汗借兵的事,当时希拉克略向可萨可汗扎贝尔借兵4万(可见当时可萨人的实力已经非常了得),希拉克略用这支援军将萨珊波斯的格鲁吉亚夷为平地。这次合作的成功,出人意料地 使可萨人从此成为拜占庭人最忠实的盟友,此后4个世纪,可萨人从未与拜占庭为敌过。7到8世纪间,可萨人与阿拉伯倭马亚王朝为敌,650年,可萨人在捷列克河流域的巴伦加尔(今车臣境内)击溃倭马亚大军(称第一次可萨—阿拉伯战役),中止了阿拉伯帝国向高 加索地区扩张的脚步。652年率领可萨人的阿史那家族被高加索各地的突厥部落推举为突厥帝国的继承者,威震欧亚大草原的可萨帝国就此诞生。可萨帝国的疆域起初在里海沿岸的北高加索地区,此后可萨帝国和阿拉伯帝国在库尔德斯坦和伊朗反复争夺,成为阿拉伯帝国 的心腹大患。

在可萨帝国的历史中, 必须要提到的是可萨帝国和拜占庭帝国的关系。同和阿拉伯帝国势不两立的关系截然不同的是,可萨帝国和拜占庭帝国之间却保持着亲如一家的友好关系。公元7世纪末,可萨人征服了克里米亚的哥特人,定居到了名义上属于拜占庭领土的克里米亚半岛,来到克里米亚的可 萨人非但没有成为拜占庭的敌人,反而作为拜占庭的屏障,屡屡援助拜占庭帝国。公元704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二世被国内叛乱推翻,流亡到了克里米亚的可萨人地区,查士丁尼二世娶了可萨可汗的妹妹,并在可萨军队的帮助下得以复位,而此后的君士坦丁五世则于7 32年娶可萨可汗的女儿为妻,称为艾琳皇后。他们的儿子利奥四世皇帝,在拜占庭史上被称为可萨人利奥。这样的联姻使拜占庭和可萨帝国结成了稳定的政治和军事联盟,此后在拜占庭和阿拉伯人的多次战役中,拜占庭帝国几乎都得到了可萨军队的帮助,比如764年君 士坦丁五世大举进攻阿拉伯阿拔斯王朝, 可萨人就在外高加索地区积极配合拜军行动,迫使阿拉伯帝国陷入两线作战的境地,最终打败了阿拉伯人。

公元730年左右,可萨帝国和阿拉伯帝国之间爆发了第二次可萨—阿拉伯战争,可萨帝国攻入倭马亚的北伊朗地区,击溃了阿拉伯大军。 中世纪早期的可萨帝国和拜占庭帝国以及查理马特的法兰克作为欧洲的屏障是抵御鼎盛时期阿拉伯伊斯兰势力扩张的三支最重要的力量。

此后可萨帝国虽然被阿拉伯人击败并一度被阿拉伯灭国,但他们很快将阿拉伯人赶出了高加索地区,并继续其扩张进程,至9世纪初,可萨帝国达到了其极盛时期,其疆域东起乌拉尔山以西的今日西哈萨克斯坦地区,向西包括了南俄草原,东乌克兰(第聂伯河一线),阿塞 拜疆和克里米亚,里海一度成为了可萨帝国的内湖(当地至今仍然有许多民族称里海为可萨海。)

可萨人原为突厥人,他们的信仰原来是突厥的萨满教,随着可萨帝国征服了克里米亚,开始了和克里米亚那些希腊城邦里的犹太社区的接触,这些犹太人都是受拜占庭和波斯萨珊王朝迫*害后流亡到克里米亚的,大约在8世纪或9世纪早期,这些犹太人成功地使可萨贵族改 宗了犹太教,于是犹太教开始在可萨帝国广泛传播,至950年左右,犹太教已经成为了可萨帝国的国教,这使可萨帝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唯一以犹太教为主要宗教的国家。

可萨帝国作为黑海和里海沿岸的贸易中心,吸引了大批拜占庭、阿拉伯和犹太商人,迅速繁荣的可萨帝国成为了当时突厥文明的中心,然而随着更野蛮的突厥人的到来,可萨帝国难以避免中世纪先进文明被野蛮人摧毁的宿命,开始走向了衰弱。9世纪起,从咸海草原来的乌 古斯突厥人(拜占庭人称奥佐伊人)把乌拉尔河地区的佩切涅格突厥人赶向了西方。大约850-860年期间,这些野蛮的佩切涅格人源源不断地涌入可萨帝国,他们首先将在亚速海流域的可萨帝国属民马扎尔人赶走,这批马扎尔人此后迁入多瑙河流域,给欧洲各国带来巨大的灾难。可萨帝国的北部领地则大部被佩切涅格人占据,可萨帝国迅速从鼎盛时期滑落,到了 10世纪,面临基辅罗斯的扩张,可萨帝国的领地更是日益缩减,965年,基辅罗斯大公斯维雅托斯拉夫入侵可萨帝国,攻克顿河河曲的可萨重镇沙克尔(该城由拜占庭工程师帮助设计修建,其遗址据说在顿河大拐弯处被发现。)以及可萨都城阿提尔,可萨帝国仅保住了 伏尔加河下游,达吉斯坦以及克里米亚的最后领地。

11世纪初,拜占庭帝国在其伟大的军人皇帝巴西尔二世的统帅下,迎来了它的黄金时代,巴西尔二世一生致力于征服。1016年,巴西尔将征服之剑挥向了克里米亚,挥向了拜占庭永恒的盟友可萨人,巴西尔和基辅罗斯结盟,水陆两线攻入克里米亚,可萨帝国最后的抵 抗被摧毁,这个曾经辉煌的国度就此消失,此后可萨人的踪迹在历史中几乎完全消失了, 其种族最后可能被融于伏尔加流域的保加尔人之中(见补记)。巴西尔二世雄才大略,但在消灭可萨人这件事情上,确实是大大失算了,可萨人消失后,拜占庭失去了草原上最重要和最忠实的盟友,高加索和黑海流域很快被与拜占庭敌对的野蛮民族(比如佩切涅格人)占据 ,此后当塞尔柱人入侵拜占庭时,这些野蛮民族成为了塞尔柱人的同盟军,拜占庭无力阻挡,仅仅半个多世纪后,失去了盟友和屏障的拜占庭东部疆域一片残破,塞尔柱人长驱直入,最终导致拜占庭在曼西克特决定性的失败。 而此时如果可萨帝国仍然存在,塞尔柱人哪里会如此轻松。

(补计:伏尔加保加尔人,即为公元7世纪被可萨人击散的保加尔人的一支,西迁多瑙河和黑海的保加尔人最终和斯拉夫人融合后,成为了今日保加利亚人的祖先,而这支没有西迁,仍然待在伏尔加流域的保加尔人,建立了伏尔加保加尔汗国,一度成为可萨帝国的属国,这 个保加尔汗国在公元11-12世纪曾经十分活跃,今天苏瓦和喀山等城市均为当时的保加尔汗国所建,1236年,蒙古拔都西征时灭掉了这个伏尔加流域的国家。这些伏尔加保加尔人种被认为最终融于今天俄罗斯的楚瓦什人和鞑靼人之中。

<< 奥斯维辛之中,绘画依然是美丽的 / 一代天骄与一代花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iambok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